地平线茶网

器之韵老铁壶

       若聊起茶中雅士,那一定要说说宋代的文人。

       而在宋代文人中,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不仅在文学和书法上技冠群雄,在喝茶这件事情上也是极其讲究。

       他写过的一首诗----《满庭芳茶》,就把他对于喝茶这件小事的执着与审美体现了出来,“兔毫金丝薄盏,松风蟹眼轻汤。”

       兔毫金丝薄盏指的是宋朝时风靡全国的黑釉盏中的一个名贵品种兔毫盏,后传到日本,成为日本茶道的圣器,日本人称之为兔毫天目釉。

       而松风蟹眼则是对泡茶时水的沸腾情况提出了一个明确的要求。也只有用老铁壶煮水,才可以观察到这种现象。

       极其讲究,可喝茶本就是风雅之事,若要喝到最好喝的茶,自然要对水、煮水的水壶、茶、茶器,甚至喝茶时的环境与氛围都严格把关。

       为了自己的健康,也为了入喉的风韵。

       好的茶是能让会到一种醉意的。

       宋代诗人杜耒在寒夜会客,以茶当酒,“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火汤沸火初红。”

       而宋代的董嗣杲则说,“石鼎煮茶非异事,井栏镌字是何年。”

       近年来,痴迷老铁壶的人越来越多,茶人们觉得,使用这种具有百年历史的老铁壶泡茶,茶色喉韵更佳。

       说得平白点,老铁壶使用河床风化后裸露出的砂质铁矿为原料,含有的重金属较少,又含有大量的铁元素,可以补充的铁,且能软化水质。

       用其煮出的水,更清澈甘甜。用其泡茶,可以更多地激发出茶叶中的多糖,使茶汤甘味更浓之余不见涩味。

当然,用老铁壶来泡茶的实用主义者有很多,收藏老铁壶的人也不少。器物本身就是收藏者生活品味、性格的一种言说方式。老铁壶自带老味,质朴古拙,仿佛一位身经百战的智慧老者,身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这是馈赠,亦是成熟的象征,一种老而弥坚的境界。